在線客服

客服一部
主辦會計:小胡
電話:0579-82122266
手機:17757909840
QQ:1628467079
客服二部
主辦會計:小徐
電話:0579-82122266
手機:18605797227
QQ:2717248235

遠征軍營長一家三代為警衛員守墓

時間:2017-09-18 作者:搜狐新聞 來源:搜狐新聞


86年前的9月18日,日本突襲沈陽,進而侵占整個東北,14年抗日戰爭拉開大幕。

今天上午,云南省施甸縣上空將響起防空警報。作為中國遠征軍向日軍發起滇西大反攻的駐地,這里留下了眾多的無名戰士墓。也有一些犧牲的戰士,憑借當地人口口相傳的記憶留下了姓名,執著地“等待”后人的音信。

家住施甸的錢有萬老人的父親曾是中國遠征軍的一位營長,當他的警衛員唐明喜在這里犧牲后,錢家三代人在這里落戶并為其守墓至今,期待唐明喜的后人有朝一日能夠找到這里。

怒江兩岸的無名墓

過去的30多年時間里,蘇澤錦一直在為尋找長眠于滇西的遠征軍英烈后人而四處奔走。

蘇澤錦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,她家就住在怒江東岸,從小到大,自己不知道聽到了多少有關遠征軍的故事。當年,蘇澤錦的兩位叔公作為民工參與了為遠征軍運輸糧草彈藥的工作。后來戰爭打響,兩人又負責往后方醫護站轉移傷員。“我從小就聽二叔公、小叔公講這些故事。”

或許是因為聽多了遠征軍的故事,1984年參加工作后,蘇澤錦開始正式整理遠征軍的資料。在縣文化站的工作外,她一個人走遍了施甸、龍陵、騰沖、德宏等地,收集資料、采訪老兵,“我都是利用節假日、休息時間到處采訪,到現在30多年了。”

蘇澤錦介紹說,施甸是遠征軍與日軍對峙時中方醫院所在地,1944年遠征軍發起滇西大反攻之后,每場戰役都有很多傷兵被送回施甸后方醫院進行救治。其中一些人,在運送途中就犧牲在擔架上,還有一部分傷員即使順利抵達醫院也因傷勢過重不久離世。由于當時條件有限,這些士兵大多被集體埋葬在施甸境內,大部分都沒有留下墓碑。“至少有幾十座,但還有很多需要去"打撈"確認。”

三代人為戰士守墓

唐明喜墓最初也沒有墓碑,但不同的是,有人記得墓里葬著誰。負責守墓的是錢有萬老人一家,老人的父親錢耀宗時任中國遠征軍71軍87師261團一營少校營長,而唐明喜是他的警衛員。

1944年5月,滇西遠征軍發起全面反攻,87師261團傷亡慘重,錢耀宗在戰爭中臉部受傷,而警衛員唐明喜也在保護他時身受重傷。由于當時后方醫院已經住滿了傷員,錢耀宗就讓人將他和警衛唐明喜送回施甸英村交給自己妻子照顧。不久,錢耀宗傷愈返回部隊,臨行前,他一再交代妻子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警衛員。

戰爭結束,錢耀宗得以回家。此時他才知道,當年自己離開后不久,唐明喜就因傷重過世。妻子省吃儉用買了一副棺木,將他葬在了當地。此后,浙江人錢耀宗在施甸度過了自己的余生,臨終前他囑咐兒子,一定要照顧好唐明喜的墓地,為他找到家人。

如今,錢有萬也已是74歲高齡的老人,為唐明喜守墓的工作就又交給了他的兒子錢立勇。今年55歲的錢立勇說,從自己記事起,家里人每年去為爺爺掃墓的時候,也一定會去唐明喜墓前,除除草添添土,“一大家子都去,畢竟他是爺爺帶來的親人。”

不曾放棄的尋親路

蘇澤錦最初以為唐明喜的墓地又是一座無名戰士墓,卻從其他人的介紹中聽到了錢家三代人為唐明喜守墓的故事。此后,她也成為幫唐明喜尋找后人的隊伍中的一員。

這仿佛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工作,有關唐明喜的資料留下的實在太少,“只知道是河南人,已經結婚”,時間過去了70多年,想憑借這樣有限的信息找到一個人,實在太難。但他們沒有放棄,因為有前例可循,2016年,蘇澤錦通過網絡發布了尋找四川籍烈士簡少良后人的信息,不久蘇澤錦就接到了簡少良后人的電話。今年7月,簡氏后人第一次在施甸祭拜了這位失聯多年的親人。

蘇澤錦相信,他們一定會找到唐明喜的親人,錢立勇同樣也信心滿滿。目前,他們已經初步找到了四個符合條件的“唐明喜”,還在委托河南當地的志愿者進行最終確認。

對話

“爺爺帶來的親人不能丟”

近日,北京青年報記者通過志愿者輾轉聯系到了錢有萬老人的兒子——第三代守墓人錢立勇。錢立勇告訴北青報記者,每年清明節他都會去唐明喜的墳前祭拜,并且會把守墓一代一代地傳下去,“因為唐明喜是爺爺帶過來的親人。”當問及唐明喜的家屬時,錢立勇表示,會一直堅持找下去,“如果能確定他河南那邊的家屬,我希望他家屬能過來看看,看看他當時抗戰的地方。”

“守墓是一代一代傳下來的”

北青報:你們從哪年開始守墓的?

錢立勇:很多年啦,大概是從1945年開始,從我爺爺到我這兒都三代了。

北青報:墓主人是您爺爺的警衛?

錢立勇:對對對,他叫唐明喜,當時為了救我爺爺受了傷。

北青報:您有兄弟姐妹嗎?現在只有您守墓嗎?

錢立勇:我是老大,我有妹妹的,她們不在家,平時工作忙。守墓是我爸爸一代一代傳下來的,一大家子都去。

北青報:會不會影響工作或者外出啊?

錢立勇:也沒有什么影響,一般正常的話就是到逢年過節和特殊的日子,都到他的墓前祭拜一下。

“他是爺爺帶過來的親人”

北青報:您父親現在70多歲了,還會去掃墓嗎?

錢立勇:能去的都會去,老老少少都去,各地的親屬那一天坐飛機也好、坐火車也好,都要一起去掃墓的。

北青報:妻子和孩子都支持您守墓嗎?

錢立勇:都支持的,一般祭墳的時候,都會去的。我妹妹她工作忙,但清明節的時候還是會去一下的。

北青報:您有幾個孩子?會讓孩子繼續守墓嗎?

錢立勇:我一個兒子,一個女兒,我現在去祭拜的時候,小孩子都去的,我兒子已經跟著我去了。

北青報:有沒有想過放棄守墓?

錢立勇:還沒有想過,因為他是我爺爺帶過來的親人。

“總會幫他找到親人的”

北青報:您這邊是什么時候開始找他家屬的?

錢立勇:從去年開始的,現在一直在聯系。我們知道他是河南的,具體是什么地方的還不知道。我們現在已經找到4個同名同姓的,但是具體是哪一個還不確定。

北青報:現在還在繼續找嗎?

錢立勇:我們已經確定他是結婚了,他是十六七結婚的,其他的還需要再跟河南這邊核實。總會幫他找到親人的,讓他們看一看祖先生前戰斗過的地方。

北青報:如果找到他的家屬,會把他的墓遷回河南嗎?

錢立勇:這個家屬如果確定了,要看他們那邊的意愿,他們愿意遷回去還是留在這兒。

北青報:如果家屬不愿意遷走,你們還會繼續守墓嗎?

錢立勇:那肯定的,我們還打算以后把這些抗戰的老兵遷到一起,在本地建一個陵園,把他們埋在一個地方。

北青報:那邊有很多這樣老兵的墓嗎?

錢立勇:有的,在大概方圓60多公里的地方還是很多的,因為他們當時是隨便埋的,所以想把他們遷在一起。因為沒有那個墓碑,確認身份比較困難。


实得娱乐城博彩 老虎机上分器那里买 pk10全天人工免费计划 2019上证指数年线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在手机上卖什么最赚钱的游戏 新强时时彩三星综合走势图 快乐12开奖号码 给排水什么证件赚钱 教如何倍投彩票才会稳赚 3d的试机号 皮卡赚钱拉什么 然后可以赚钱买子弹 然后 乐享彩票平台 内蒙古时时彩 武汉女孩做什么工作赚钱